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房屋租赁业如何找到靠谱平台,快速获得精准客户?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4月12日 16:14

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,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要数公寓租了。那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?大!前景好吗?好!虽然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,但吃起来真的容易吗?

各种政策红利加持,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,分蛋糕的人多了,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。眼看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广大公寓品牌们从、装修、出租、租后,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。

2020年的一场疫情确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,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,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、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,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,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,许多房源只能空置,空一天亏一天。

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、租房软件、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,但平台收费高,增加运营成本,头部企业投入多,抢占流量,让中小公寓运营越来越困难。

公寓运营方如何实现开源,是摆在公寓运营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。随时酒香不怕巷子深,但这是古董思维,公寓运营者如何开源,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脱颖而出。节流再多,如不开源仍然是没有出路。租客网认为,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,产品虽然是最核心的竞争力,但让更多的人来租房,除了公寓的配套和服务,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,更重要的是要让租客知道你,总不能让租客走遍大街小巷来找你。互联网时代宣传,是一个无空间和时间限制的体系,把自己的公寓借助互联网平台宣传出去,找一个靠谱的租赁平台,把自己宣传出去才是出路。而租客网不对公寓方收费,与公寓方风险共担,并利用自己的互联网宣传渠道帮公寓运营方免费进行宣传,或许租客网的平台是这些公寓运营方的不二选择,大家有兴趣可以使用下这家平台,域名是zuke.com

 


相关推荐

连咖啡关店潮持续,行业洗牌在即

本篇文章2980字,读完约8分钟瑞幸咖啡还身处财务造假的漩涡中,另一个咖啡连锁品牌连咖啡也陷入了关店潮。6月3日,新京报记者发现,连咖啡仍在连续关闭门店。连咖啡方面此前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公司正在业务转型,并不是资金链断裂。业内人士称,连咖啡这类以互联网思维做咖啡的企业,此前扩张太快,并没有很好地遵循经营本质。关店潮继续6月3日,新京报记者查询大众点评发现,北京地区目前能够检索到18家连咖啡门店,而这一数字在上个月是21家,且目前正常营业的门店也仅有2家。新京报记者拨通连咖啡北京惠新西街店电话,该电话显示正忙,拨打金宝街店电话时,固定电话显示是空号,剩余店铺也均显示暂停营业的情况。早在4月底,新京报记者就曾发现,连咖啡旗下多家门店已经关闭。当时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发现,连咖啡在北京地区可以检索到21家门店。其中连咖啡CoffeeBox金宝街店显示“已休息”,该门店电话拨打过去,提示为空号;望京西苑店、慈云寺店、惠新西街店显示“休息中”,其备注的电话一直正忙;连咖啡当代商城店显示营业中,但未公布电话。其余连咖啡门店,均显示暂停营业。据报道,上述显示暂停营业的北京门店,有的并非是暂停营业,而是已经关闭。包括万达广场CBD店、望京SOHO店在内的几家门店处于撤店状态,相关装饰已经拆除。望京SOHO企业形象店,则已经有新的店家入驻。此外,在大众点评中,连咖啡在上海的37家店铺中,仅有15家还在正常营业;深圳的12家门店中,仅1家还在营业;广州的10家门店中,也仅有1家门店还在营业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年初,连咖啡曾对其位于北京、上海的门店进行了整体优化,关闭了30%-40%的咖啡站。调整之后,北京从高峰期的60多家缩减至20多家门店。对于当时的关店潮,连咖啡方面2019年3月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因2018年12月底到2019年1月初进行了30%的提价,随后出现一批负毛利的咖啡门店,公司为尽快恢复盈利模式,关闭了这些门店。连咖啡方面当时称,“关闭的站点多数是盈利状况欠佳、品牌形象无法满足继续发展要求以及硬件条件落后的,且以覆盖范围重合的店为主,实际的覆盖范围损失在5%左右。”而对于当前门店的状态,连咖啡方面表示,目前公司的调整都在按计划推进中。今年4月29日,连咖啡方面曾就关店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公司运营一切正常,关店有一部分是因疫情原因,也涉及一些业务转型,但目前阶段还不能对外。“我们会在事情初步有结果的时候第一时间和你们通报。”曾大肆扩张连咖啡创立于2014年,早期通过提供星巴克、Costa等品牌咖啡外送服务积累用户。2015年8月,连咖啡剥离星巴克等第三方品牌的咖啡外送服务,推出自有品牌CoffeeBox的咖啡外卖。与传统咖啡品牌线下开连锁店注重体验和提供第三空间不同,连咖啡做的是自有品牌咖啡外卖服务。依据其用户积累,连咖啡在消费者需求密集的商圈或园区内开设一个小型门店(即站点)生产咖啡,做咖啡外送和自提,并利用社交裂变获取用户。2016年4月,连咖啡宣布获得由华策影视领投的5000万元B轮融资。2017年,连咖啡发布超过30款咖啡饮品,还推出防弹咖啡、粉红椰子水等爆款饮品。它还在当年“双十二”期间创造了单日峰值接近40万杯的纪录,相当于星巴克1000家门店单日销售量。更关键的是,2017年底,连咖啡在北上广深的100多家咖啡站点已实现盈利。根据连咖啡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,当时已在北上广深开了400家门店,这意味着其在2018年至少开设了200多家门店。连咖啡当时还表示,计划2019年初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区域,陆续开设50至60家形象店,增强用户体验,望京SOHO店就是第一家。2019年,连咖啡高歌猛进的姿态并未持续太久,大量站点关闭,形象店的未来也被打上了问号。瑞幸咖啡的横空出世,让连咖啡措手不及,同样也是打着烧钱补贴的策略进行用户吸纳,但连咖啡显然没有瑞幸咖啡财大气粗,一夜之间,用户手中的“小黄杯”变成了“小蓝杯”。遭受到瑞幸咖啡的追击,连咖啡开始选择另一条“求生之路”。2019年4月,连咖啡完成2.06亿元B3轮融资,由连咖啡创始人王江和张晓高、启明创投、高榕资本联合投资。当时连咖啡CMO张洪基表示,为了保证连咖啡在不低于同类型品牌的销量的情况下,可以维持盈利状态,稳定现金流,连咖啡没有开启大规模的线下扩张计划和补贴活动,而是选择“温水煮青蛙”。而关于连咖啡最新的合作消息,则是去年9月,中石化易捷发布全新品牌“易捷咖啡”首店落户苏州。而中石化易捷选择的合作伙伴正是互联网咖啡品类的先行者“连咖啡”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连咖啡最大的问题没有专业团队相助,特别是研发和核心技术团队缺乏咖啡和饮品的相关技术背景。对咖啡行业并不熟悉,后期缺乏创新,没有稳扎稳打。再加上曾一度过度补贴市场,推出的咖啡钱包等业务大量透支了后续的业绩。对于其业务的转型,能否帮助渡过难关,也很难说。咖啡行业洗牌在即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(Frost&Sullivan)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人均咖啡消费量6.2杯,与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处于较低水平,仅为德国的0.71%,美国的1.6%,中国咖啡市场空间还有巨大潜力。消费品行业资深投资人吴晓鹏也表示,咖啡本身对新消费人群在口感和精神需求上都很讨好,具有“中高客单价、高频次、高毛利”特点,咖啡行业确实存在大的机会。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,不少企业也都跃跃欲试。加拿大咖啡连锁品牌TimHortons(简称“Tims”)日前宣布,已获得来自腾讯的数亿元级别投资。这个目前在中国市场仅有近50家门店的连锁咖啡品牌,计划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,加速数字化升级,同时迅速开设更多门店。业内人士认为,腾讯的这一动作,预示着中国咖啡市场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此外,其他咖啡品牌也动作不断。行业老大星巴克则开始与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等在内的巨头合作,进行数字化运作。COSTA不满足于连锁咖啡业务,开始布局即饮咖啡,并推出了随享装即饮咖啡,而这是继去年6月在品牌发源地英国推出即饮咖啡后,COSTA专门为中国市场定制的全新即饮系列产品。吴晓鹏表示,星巴克、COSTA、太平洋等咖啡连锁品牌一直也没闲着,也想扩大规模。在这些老牌咖啡努力摸索人群偏好和小心试错的过程中,突然来了一批互联网思维的咖啡创业者,但目前看来,这些互联网咖啡品牌没有很好地遵循咖啡企业经营本质。

2020年06月05日 14:20

创业培训合格证有什么用?

可以去创业的。这个证书很有用的,凭创业培训合格证书可优先办理“大学生自主创业证”、申领20万无息贷款、获取国家创业启动资金、获得36500元/年的创业补助。同时获得政策咨询、法律援助等方面的服务。来创业培训是各地劳动就业局主持的,你得先去报名,然后参加相关培训,记得好像是10天的培训,然后政府方面会帮助你跟银行方面办理贷款,这些贷款是源政府贴息的,也就是说你不用承担利息。通过培训并考核合格,将获得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部和国际劳工组织颁发的GYB培训合格证书,在有担保的情况下(国企工作人员的担保),男生最多5万,女生最多8万的两年无息贷款。

2020年04月26日 16:25

油价下跌将迫使尼日利亚等国停产

尼日利亚《卫报》4月21日报道:尽管OPEC+达成减产协议,但全球需求下降和储存能力不足导致油价未能反弹。能源专家表示,像尼日利亚、伊拉克、安哥拉等产油国,其国内缺乏充足的炼油能力,也缺少与石油进口国的长期供货合同,将在油价下跌中损失最大,如果油价持续低于成本,将迫使石油生产者停产。国际能源署(IEA)表示,尽管欧佩克+和G20采取了缓解产油过剩的行动,但石油行业可能在未来几周内测试其储存能力的极限。此前,尼日利亚将预算案中石油基准价格调整至30美元/桶,日产量218万桶,但根据OPEC+减产协议,尼日利亚三个阶段的预期产量分别为141万桶/日、149万桶/日和157万桶/日,这给修改后的预算案带来了挑战。(李响)

2020年04月26日 11:38